民族体育之花盛开中华大地

发布日期:2019-09-08 23:48   来源:未知   

  这是一幅画卷,56支鲜花花团锦簇活色生香;这是一部史诗,56个篇章一脉相承气贯长虹;这是一曲琴谱,56个音符同频共振宛转悠扬,奏响民族团结乐章。

  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将于9月8日至16日在郑州举行,56个民族约7千名运动员如约而至,本届运动会共包括17项竞赛和194个表演项目。四年一度,民族体育之花再次绽放中华大地。

  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是少数民族群众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形成并发展起来的,是具有民族特色的健身、娱乐活动,也是民族文化、生活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它承载着民族记忆,有些曾在光阴流转中遗落,又经共同努力被拾起。

  珍珠球是一项具有满族特色的传统体育运动,作为民间游戏流传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由于历史变迁,这项运动本已失传。为了发扬传统体育运动项目,大批专业学者和研究者不遗余力地对珍珠球进行发掘整理和规则制定。

  在1986年的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珍珠球首次亮相。1991年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珍珠球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

  “珍珠球是模仿采珠人劳动演变而来,反映的是采蛤蚌、取珍珠的场景。”本届运动会河南代表团珍珠球队满族队员黄悦帆说,接触到这项运动后,对相关历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早期珍珠球运动的相关规则已无从考证,现代珍珠球运动是经过加工整理形成的,跟篮球有较多相似的地方,有着较强的对抗性、竞争性和趣味性。与篮球不同的是,球员要把球投入自己队的持网人网里才算得分。

  和珍珠球起源类似,壮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板鞋竞速也承载着一段民族记忆。相传,明代倭寇侵扰我国沿海地带,广西百色地区的瓦氏夫人率兵赴沿海抗倭,曾经以板鞋训练士兵之间的团结性和协作能力。

  如今,板鞋初始的严肃军纪功能褪去,但步伐一致、团结奋进的精神内核却保留了下来,演变成日常的娱乐游戏并流传至今。2007年,三人板鞋运动正式成为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比赛项目,并根据比赛的特点定名为板鞋竞速。

  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体育老师白洋说,体育项目是承载民族记忆的形式之一,从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以来,不断有民族传统表演和娱乐项目被发掘和发展,并逐渐成为运动会比赛项目,赋予民族传统体育以新的生命力。

  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已成功举办10届,不断有独具民族特色的体育活动被增加为表演和竞赛项目。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这些项目不再为某个少数民族专有,而是被中华民族共享,民族体育之花进入了花团锦簇的繁荣时代。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是民族运动会毽球的比赛场地。获得2018年河南“毽王”公开赛亚军和第四名的黄子洋和梁诚海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但他们二位却并非在此备战运动会。

  “我们是汉族,一码中特,还是做陪练更合适。”梁诚海和黄子洋幽默地解释道。其实,从侗族、苗族、水族的手毽演化而来的毽球属集体项目,规则允许汉族选手参赛,但有人数比例之限,“赛场外也能发光发热。”二位高手说。

  梁诚海和黄子洋认真、无保留地陪练,团队和睦友善,彼此如战友般亲密。蒙古族选手连仁辉因学练类似排球扣杀的“踏球”动作,还把黄子洋尊为半个“师父”。

  本届民族运动会还有不少毽球这样的集体项目,自然少不了场上场下各民族运动员间的团结互助。

  新中国成立伊始,党中央就对各民族民间传统体育活动十分重视。少数民族将自己的民间传统体育项目拿到全国体育运动会上展示,在中国体育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对推动民族体育事业发展,增强民族团结产生了重要影响。

  回溯历史,1953年首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仅有13个民族的395名运动员参加。如今,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解放军、新疆建设兵团的34个代表团、7千多名运动员参赛,竞赛和表演项目空前丰富,这项赛会已然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联欢。

  56个民族56枝花,时至今日,无论参赛人数还是比赛项目,民族运动会都早已今非昔比。竞赛项目不仅有竞技性,更具有观赏性,一些竞赛项目适度调整后风靡全国,民族健身操就是其中一项。

  “中国少数民族分布广泛,很多民族都有自身在本地区形成的较为流行的健身操舞,多以当地的一个或多个民族舞蹈元素为主,注入体育健身的肢体动作创编。”据河南民族健身操代表队教练孙凯介绍,还可以根据实际需要灵活调整动作难度,因此有很好的推广基础,可以说是老少皆宜。

  在民族成分居多的云南,每年定期开展健身操舞比赛,其所创编的有白族霸王鞭健身操、哈尼族健身操、佤族健身操等;在四川藏族聚居区,有以藏族锅庄舞为主要舞蹈元素的健身操;在湖南、湖北的土家族聚居区,有以土家族传统摆手舞为基础创编的土家摆手操,不少都已经成为百姓广场健身活动的重要内容。

  健身操风靡全国是因为好看和有益身体健康,还有一些竞赛项目因趣味性而被广泛接受,例如“打陀螺”。早在新石器时代,一些遗址留下的儿童墓葬中就发现了石制和陶制的陀螺,可见当时就有这种游戏。如今这项古老的运动已成为一项深受人们喜爱的健身活动。

  “还有很多体育项目都起源于娱乐,比如空竹球脱胎于空竹,玩的人多了就有了成为比赛项目的基础,可以通过不断地完善规则提升活动的对抗性、趣味性和观赏性,去年已经纳入河南省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竞赛项目。”白洋说,很多民族体育项目来源于生产和生活实践,因亲民而更有生命力,要注重传承培育,争取“让中国的成为世界的”。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您是我碰到的最美驾驶员》后续报道之十丨我们也要成为杨叔叔这样的人 受助贫困学子向杨骐铭致谢